人生偶拾 以文會友:文明與野蠻

07/05.2019 作者:必可測公司董事長:何立榮 點擊率:19 字號:

能夠自由思想并且擁有自由思想的人是幸福的!


我個人認為:凡有益于提高人類生存質量的思想、行為和努力的結果,通稱為文明;凡阻礙或傷害提高人類生存質量的思想、行為和努力的結果,皆為野蠻。局部人群創造并為局部人群享有的文明是謂民族文明;局部人群或多族人群創造而為多族人群共同享有的文明,即為人類文明。


文明與文化是同胞,野蠻與武力是兄弟。人類由野蠻狀態進化到文明狀態需要上萬年的努力,而由文明狀態回復到野蠻狀態只需一瞬間。文明象君子、象紳士,風度優雅;野蠻就是發虐疾、打百子,渾身痙攣。一味地創造發展文明,忽略了野蠻的反動與發作,文明就會被破壞或被消滅,即使再循環,也已損耗大半。成就文明要靠全人類的努力,毀滅文明只需幾個人,人類能不警醒?


小小的兩河流域,孕育出全球性的三大宗教—基督教、佛教、伊斯蘭教,這是人類精神的偉大成就。他們都在倡導抑惡揚善、關愛眾生。彼此間卻水火不容,宿若仇敵。一場十字軍對新月旗的戰爭就打了200年,有多少人屈死刀下,現已無法確知;人們不得不問,是文明與野蠻的距離太近,還是文明本身不夠純粹?


富于智慧的猶太民族從很久以前就淡忘了國家的概念,把文明的甘露潑灑到人類精神、肉體和經濟活動中,這本該受到世界的嘉獎,卻在歷史上多次被掠殺、分解,幾經滅種之災,光是希特勒就殺了600萬猶太人。為了保護種族的延續,他們滿懷強烈的求生欲望和復仇的怒火,殺回中東,這塊曾經水草豐美現已滿目荒沙的發源地,建立起以色列國。他們卓越的智慧和高超的軍事技能,使周圍數國無論強弱都不敢仰視。直到今天,以色列特警所創造的超低空飛越七個國家,行程5000公里,3分鐘內營救83名人質無一傷亡的驕人記錄,仍為各國特警學習的榜樣。人們不僅又要問,莫非只有武力才能保持文明的繁榮?


中國宋朝把封建科舉制的崇文風尚發展到了頂峰,舉國上下文質彬彬;結果一陣蒙古旋風,就讓大宋國斯文掃地;清朝政府把本國百姓愚弄得奴性十足,偶有洪秀全造反也敵不住政府軍的野蠻鎮壓。然而,西方列強的堅船利炮又使清政府的野蠻無能為力,是工業文明戰勝了封建文明,還是文明的野蠻戰勝了野蠻的文明?


98年進入巴西的非洲殺人蜂,只用兩年的時間,就霸占了整個亞馬遜流域的原始森林,咬死了絕大多數本地的天使蜂,幸存者四處逃竄,不敢再回去采蜜,靠蜂巢中殘留的花粉勉強度日,能茍活幾天,不得而知。嗚呼哀哉———本地天使蜂近三千年的安逸生活,就此結束。一如瑪雅文化的突然消失!


莫非南美叢林中氣候適宜,物產豐美,天使蜂無需競爭和努力,即可生活優裕,而且儀態優雅。所以三千年來,天使蜂的攻擊與自衛能力一無長進,甚至這種能力可能已被遺忘,如遇侵略,則土崩瓦解!

非洲殺人蜂則不同,整日面對殘酷的自然環境和惡劣的氣候條件,300多天滴雨不降的干燥,熱浪滾滾的沙漠烤熾,鍛煉出它們超常的堅韌與兇悍求生的技能。侵略擴張,實在不是它們本能的愛好,顯然是生活所迫。被逼成才!


然而,幾百年后,非洲殺人蜂會不會也變成巴西的天使蜂呢?想到這兒,我不禁渾身發抖!真是意外地巧合,后據古生物學家考證,天使蜂原本也是殺人蜂,自定居亞馬遜流域后,逐漸變為天使蜂的。那么,幾乎可以肯定,這批新來的殺人蜂,遲早也會變成天使蜂的。


我忽然覺得:人類社會的發展不也是這樣嗎?琉球群島上的大和民族和不列顛群島上的英國人,因為本國的生存資源十分有限,所以骨子里極具侵略性。周圍數國無不遭其掠奪和壓迫。甚至到現在,英國人仍然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征服者。他們把各國的財富搜刮進自已的腰包,把語言和價值觀,變成了國際通用糧票,讓全世界的人們按他們的意圖去說話、去學習、去交費,完成了從主動侵略到被邀“侵略”的劃時代轉變。當年八國聯軍追隨英國人侵略中國,也不過是野狗聚餐于虎豹殘羹之上。


另一個成功的侵略者是俄羅斯。他們至今是版圖最大,資源最豐富的國家,其中包括掠奪我國的15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。這個國家雖然不是島國,為什么也極具侵略性呢?因為地處極地邊緣,生存條件極差,不得不向內陸擴張!正如中國古代圣賢所說“島民擅攻掠,陸國長堅守”。


其實,凡生存條件極差的地方,人就具有侵略性,也就更野蠻;凡生存條件好的地方,人就溫潤文明。美國人很聰明,他們雖然是侵略者的后裔,由于擔心變成天使蜂,他們天天設想可能遭到的侵略,始終保持著極高的警惕,并投入極大的熱情來保持自己的侵略性;為了思想文明的強壯和身體素質的強壯,他們有選擇地大量鼓勵移民,并投入巨資予以支持,制度性地推進民族融合和人種優化,并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。顯著標志就是,建國300年來,一直保持著強大的、優雅姿態下的侵略能力!


看來,我們不得不悲哀地面對這樣的事實——要長久地文明,就必須長久地野蠻。

首頁 > 新聞與傳播 > 新聞中心 > 正文